你以为自己深陷囹圄,其实你只是身处于不加装饰的天堂中。

一年前的今天,我也和你一样,坐在现在看来颇拥挤的教室里,挥汗如雨时偶尔放空,让脑中演绎一曲慢板secret,思绪飞去未来,想着未来的自己是否能感知到自己的向往憧憬?他是否会在自己梦中那所象牙塔中对着仍然疲惫但是未曾懈怠的过去的自己会心一笑。不如现在给他写封信问问他的近况?嗯,去吧。于是拿出一直放在抽屉最顶层的心情日志本虔诚地写上“八个月后的亲爱的我”九个字,怀着几乎是对兄长的敬意写下内心最真切的愿望。情到深处不禁没头没脑地写下一句:“能不能剧透下你现在所在的地理位置?”还曾根据多次月考的排名情况画出函数图像试图窥破天机推测高考的成绩。。。。。。现在想来,这些在后来的后来都成了不可磨灭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