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学期好像没写过日志,应该就是没写过。小摘倒是有一篇,关于王尔德的。
首先还是交代下看了什么书。这学期也没怎么看书,看了一点点严歌苓的《一个女人的史诗》,后来因为忙于其他搁置了,没看完。渡边淳一的《欲情课》和《女人这东西》看完了,薄薄的小书,看起来不费劲,自我教育下怎么谈谈恋爱,哈哈。《梅艳芳画传》大体的看了一下,就看过她演的《胭脂扣》去年寒假回家前一天晚上看的,多念情的鬼呀!认真看了的就两个,《王尔德读本》和《仓央嘉措》。两者以前说过,不谈。
回家带了苍月的《镜》系列,没有看过这一类的书,就知道诗梦好像有看,感兴趣了,借来感受下诗梦的灵气是不是从此出来的呀?一直对诗梦的大脑构造颇为好奇的说。@Varney 看看我能不能从中发现个武林秘籍之类的玩意,嘎嘎。
能不能把这学期没有写过日志的原因归结于没怎么看书呢?不看书怎么文艺起来呢?所以就没有东西写的出来了,嗯,好借口。其实该是自己变得懒了,心境变了吧。懒得去图书馆泛泛总总的书里面选择,懒得顶着大太阳走到图书馆,懒得干好多事,看书什么的就远离我了,罪孽深重。
本来也想写个日志来念叨念叨,却也总下不了笔,也总在推推拖拖的。前几天音儿@忘忧草 发了个几位煽情的说说,加上下面极为煽情的评论,真的有种想掉泪的感觉,音儿打来电话,新号码,“喂···你说我是谁啊······”我就理解了什么叫回忆如潮水般涌来。我们一起度过深刻的日子,年岁一轮一轮的长,我们一起,是的,我们一起,一起这个词多么好,我多爱你或者多烦你的时候我们都一起,都一起呢,而今我的快乐癫狂你不曾见,而今我的痛苦迷茫你不曾见,而今我的无聊空洞你不曾见,而今我每日挂着怎样的表情,而今我穿什么衣服,而今我头发多长,是不是瘦了,都在不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景象,再也不能穿个漂亮衣服跟你得瑟,再也不能嘲讽你衣服搭配多低俗,再也不能有时没有跟你贱贱,也再也见不到你的,你的每日如何?小事上不快了怎么办?吃的不好了怎么办?见不到你的所有了。才知道时间和距离把人带走了,我们会穿着彼此没见过的衣服,走在没一起走过的路上,看着头顶没一起看过的天空,我这边晴天的时候你可能在下雨,我热的要死的时候你可能还在加衣。我们的生活不再重合,就像婷@飞扬 那么说,“终于没有你们的陪伴去游乐园,逛街,看电影,唱K,旅游;习惯了你们的不在身边,习惯了陪在别人身边,但 总有那么许多时候,想念着我们的默契、合拍和所有所有。”嗯。我们习惯了,可是怎么忽然的一个电话一个短信一条说说就能让筑好的铜墙铁壁轰然倒塌,就能联系下,说说话,我不用告诉你我受的的委屈,你说的话能全部治愈它,我不用告诉你我的快乐,我字里行间的幸福你能感知,就像音儿能从我的语速语调就知道的生活在幸福了了一样,我们就说句呵呵,就全都有了。我就觉得,时间他根本就不是回事儿,距离就从来没能分开谁,若是挂念,就会靠的近。
鉴于我很善良,就不爆料了,但大家的知道了的事情我还得说说,@treasure、 @pleasure、 郝晗最幸福的内。你给我看他发给你的话,我就看见你的感动和幸福了,他疼你惜你,多么大的福分,能在一起!虽然是不知怎么你俩就对眼了吧,(对于此事一直愤愤不平)但是既然已经是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了,我们也就认了,哎,无奈呀。他很靠谱,也很有能力,总觉得他会给你稳妥浪漫的生活,会是个疼老婆的好老公,嫁了吧哈哈,求喜酒、求喜糖、求当伴娘、求闹洞房、求当孩儿干娘······我都包了,王莹和婷、淑杰啥的都呵呵了靠边站吧,没办法,我最合适啊,况且我也姓王,跟那孩子一个姓(此处请自觉忽略王莹也姓王这个铁铮铮的事实,谢谢)。一直走下去,异地,会有辛苦,但这份不容易里就更会有感动和珍惜,一路相持一路爱。最后补一句,我好像没跟王鑫说过话······哦哦,再加一句,我们学校有个人叫“郝晗池”我很费解,一池子的郝晗吗,额,好恐怖········还是有个地方郝晗池呢,求郝晗带路···
王莹啊,慢热咱不也得热嘛,你的料暑假回去好好挖挖,那男的怎么回事什么企图什么进展分分钟你得给我们讲清楚了,不然不带吃火锅。哦,天哪,我把王莹有料尚待挖掘这件事说出来了吗?老天,怎么这么不地道,我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把有个男的的事情说出来而且不经王莹许可呢,罪恶啊。好吧,王莹你就用你的美丽的大眼睛白我的,好怀念你白我的呢(好贱额)。那啥吧,回去让宋婷多吃点鱼豆腐就算是惩罚我吧(似乎没有逻辑),好的吧好的吧,我忽然又想起了那次吃火锅,由于那家店尼玛居然没有鱼豆腐!某俩人(记不清了,请自觉对号入座)去超市买了一大袋鱼豆腐还有虾棒什么玩意儿的,我清楚的记得藏在宋婷的包里,然后我们分工合作,一人盯梢,一人指挥,“没有服务员,宋婷,快倒,快快······”然后深深的记得最后快吃恶心了,没吃完最后怎么解决的?(记得的话请写在评论里)咱是多想吃鱼豆腐啊是······继续说王莹,表示离开一高后再没吃过烤鸡皮、婆婆香、擀面皮、热干面、朝鲜面啥啥的,无比怀念的说,求吃求陪同,寒假吃婆婆香的愿望没实现,这次一定要实现,咱去那里包桌吧哈哈,哇嘎嘎,,脑海里忽然闪过堂主@同一个屋檐 往面里倒了半瓶醋的高端霸气上档次的身影,默默问下,四川的醋可还习惯?要不再吃吃金源凉皮?完了,又想起了你嘲讽我随笔里”凉皮还真是凉啊“了,怎的,难道又错吗我就郁闷了。随笔呀,多就没写了,小强也不知道那哼哼鼻子的习惯怎样了,那文艺范大个子男哈哈。音儿咱回家吃饭去。
我老是觉得宋婷是那死不死活不活的样,看电视写作业,为啥老是给你哭诉呢,貌似被你吵一顿对于我时而的神经病颇为有用啊。问你情感怎样了,你说”呵呵,我的身边没男人。“额,理工女深深的表示得瑟,学校男的多的搞基都得排队。哎,碰个男的就得是个优秀的吧你。谁知道怎样的男的降得住你,不谈,估计也会有料,吃饭的时候自己说吧免得大家动手不好看。吃鱼豆腐的事儿哈哈再要不再来一次,挺好玩哈哈。还有额,那次你回我短信回了个”爱你“深深的把我迷住了,hiahia你也说爱我呀,我怎么赶脚怎么不容易尼。你说你觉得对我都有责任了,好吧批评教育的责任。从初一到大一,八年了哎,继续吧,相见亦无事,不来常思君。你是我深深的依靠。我愿你好。找个男朋友,尽快。爱你。
以上是关于三位妇女的回忆录,回去挖料报泪点,此处不再谈。
要睡了,7点就要起了。嗯,迪迪@冬天快乐 ,我到濮阳再帮你爆爆料啥的,我赶脚大一怎么越来越喜欢你了呢,你要是嫁到海南去了可咋办啊,多想你呀,呀呀呀,我把李迪要嫁海南这个铁铮铮的事实又说出去了吗,我真的说出去了吗,我不是故意的呀···············回去再说你,加一句,我打算去你家住几天,吃吃道口烧鸡,嘿嘿,请列队欢迎,要不就你来濮阳回去的时候顺道把我拐走吧。
一篇日志,一般在南京写,一般在濮阳写。两地,该是怎样前后的不同?
今天傍晚到家,勿念,等候骚扰。
好吧回去我会略略的交代下我的事情,怎么就幸福了的事情。你现在该睡的很香吧,还有几个小时,我会离你一点点远了,不能每天见到你,你不在我身边,没人摸摸我的头,叫我小母狗了,没人说我笨蛋傻瓜有病还牵着我的手了,没人抱抱我了,没人背背我了,没人给我整理我穿乱了的衣服了,没人能让我调戏了,没人看到我贱贱的了······木得了,我摸不到你了,我爱的不在我手边,我不习惯,也不喜欢。还没走,都这么想你,都哭了。还有将近两个月,怎么办?我回家好好学做饭,保养下哈哈,还有我不会跟男的单独出去玩。我好的不好的,都是你的。是你的小母狗呢。我爱你,离多远了没关系,我还陪着你。安,我的圣上